尔尔小尾巴

迎面的风又暖又凉
懒人‖手机‖胶片
【(*/ω\*)

万山穿眼过,浮世晓生梦。
有时只一眼掠过,不言语,半句亦嫌多。

📍重庆十八梯外、较场口
重庆的老人比例挺大的,总是能在公园树下看见一群下棋打牌的老一辈。
去了好些旧城区,在改造中的居多。
但我总觉得山城只需要一个洪崖洞,就足够了。

📍重庆十八梯已经拆的七七八八的了,只剩一面黑板还有些过去火锅味的青春气息。
路过的游人却并没有在意它,反而把失去了街坊的阶梯做背景拍照,倒是颇有“到此一游”的意思。

还有,前四个月实习的地方色彩实在挺好看的。

随意拍的街道,店铺大多关门了,只留了些牌子孤零零挂着。
小巷的板砖间长了青苔,每每脚底不经意滑腻了一下,匆忙抬眼又望见了巷子转角处的光。

📍重庆下浩老街
现在十八梯被拆得七七八八没有看透了,只有下浩老街还可以看看老重庆的风貌。

雾都和火锅的结合,像莽撞血气隐于茫茫江湖的暗流急湍。

在重庆找到了修理老式胶片机的陈师傅,以前有报导称他为相机修理的“华佗”。
我当时问他,为什么一直在修相机?
他戴起眼镜,打开工作灯,边清理相机边说,现在会修这种相机的人少,我不修,就没人修了。你看,这些机器虽然是以前的东西,但是都很精巧的。而且现在还有人在用,或者收藏胶片机,需要找人修。很多人从海外寄(相机)过来专门找我修,那我也不能不干啊。

我和他还有一直支持他、负责淘宝管理的妻子瞎扯皮侃侃聊了一个下午。
看着满柜子的胶片机、陈师傅身边堆着的快递盒,还有夫妻俩真诚的眼睛,在那个阳光淡薄又灿烂的下午,我忽然觉得,“坚持”好像也不是那么难的事。
我对用胶片机拍照的感觉也从开始的一时好奇,渐渐变成了一种按下快门的业余习惯。
虽然我对它们还是一知半解,不能详尽说出很多胶片的类型和特点,但是我好像也有点明白它对人的一点留恋了。

希望我们都能坚持这些因留恋而不舍的初衷。
因为时间总是会让我们忘了原来冲动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