尔尔小尾巴

迎面的风又暖又凉
懒人‖手机‖胶片
【(*/ω\*)

万山穿眼过,浮世晓生梦。
有时只一眼掠过,不言语,半句亦嫌多。

📍重庆十八梯外、较场口
重庆的老人比例挺大的,总是能在公园树下看见一群下棋打牌的老一辈。
去了好些旧城区,在改造中的居多。
但我总觉得山城只需要一个洪崖洞,就足够了。

📍重庆十八梯已经拆的七七八八的了,只剩一面黑板还有些过去火锅味的青春气息。
路过的游人却并没有在意它,反而把失去了街坊的阶梯做背景拍照,倒是颇有“到此一游”的意思。

还有,前四个月实习的地方色彩实在挺好看的。

好像很久没来了,再见怕是难为情的情绪。
但一直在照相,只是不再及时修图了。
还是祝大家一切都好。

随意拍的街道,店铺大多关门了,只留了些牌子孤零零挂着。
小巷的板砖间长了青苔,每每脚底不经意滑腻了一下,匆忙抬眼又望见了巷子转角处的光。

喜欢是一层滤镜,所以记忆里的许多平常画面回忆起来十分让人欢喜。

“醒醒,老师在看你呢”
同桌推推你的手臂。
你抬头微眯着眼适应刺眼的阳光,胳膊肿胀酸痛抬不起来。才反应过来,原来做了一场好长的梦啊。
你来不及和同桌分享这古怪又冗长的的梦,老师一个眼刀就杀过来。
别想那么多了,赶紧低头看看被画乱的笔记,问问同桌讲到第几题了吧。

翻了翻相册,有时间再整理台湾拍的胶片吧,还蛮多的。数码也拍了些其他的。
慢慢来(不想修_ノ乙(、ン、)_